5個月以來,待在劇團使我心力交瘁,原以為演出完畢痛楚就會結束,但心乏的折磨才剛開始,除了未完的項目外,表演前後時常在惡夢中驚醒,在此,我就先不再這公開場合談論細節與劇名。

 

 

談談故事,首先,編劇們仍需受訓(包括我自己),沒人寫劇本是連強調何種概念都寫入其中,且劇本若是給予不同語言的讀者,通常會是撰寫出全中文、英文兩種版本,而不是中英混雜,這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格式錯誤,動作需要和對話切割,同時台詞不宜過長,老爸希望女兒更了解該如何與人應對可不是只有看看展如此簡單,性格封閉更不是用言語、台詞表現就能使觀眾信服,由此窺見,本劇把過多視覺性的上等線索重複用對話描述,許多東西都演得太直接,沒給觀眾空間思考,是最可惜之處(編劇老早就用兩人對話引導反派動機了@@),因為劇情的牽動多半是靠畫面,而不是對白(例如第二幕裡男主角撐起身體的橋段就雕的不夠仔細,偏偏卻想掌控演員說話的語氣,路人小角依然演出生澀)就算是邊睡邊寫,好歹也先讀過坊間劇本教學書吧。

 

 

本劇前半段的問題是出在後期發展,背景樂使用太具標誌性的電影配樂,甚至導入知名卡通角色做為甘草人物,反而活在其他作品的光環, 手下們太過服從反派,沒有明辨是非的意識, 也就少了衝突感,笑點的營造也頗多重疊最嚴重的莫過於手下的裝備,明顯和油畫的寫實風違背,這些指導棋並非編劇群所下),相同手法玩太多次就會變的難笑,次要角色說是不想得罪反派卻又開始起口角,大難臨頭竟是在說笑,到最後去向為何也不明不白,且次要角色一會兒被稱呼為He,一會兒又說是woman,是男是女也分不清楚。

 

 

一、二幕的些許缺失是可以被忽視的,但真正差的是三、四幕,辯駁邪惡定義的言論顯得幼稚,女主角和反派妹妹也沒透過手環完整達成友誼的呼應,請善用符號學,這是個很好掌握的技法,反派的妹妹態度搖擺不定,剛開心唱完歌便立馬哭哭啼啼,女主角才剛和素未謀面的反派妹妹跳完舞,下秒就變臉抗拒(同樣的狀況也在結尾發生,不過幸運的是,該段拜演技所賜,回歸現實的掙扎處理稍微自若,素人身分和專業演員有得比,是全劇高潮),整齣劇的舞蹈只有一段與情節匹配,最後是結尾的部分,若想呈現女主角心境轉變的外放,僅需主動牽個手,而不是開始大跳探戈舞,反差太劇烈了,綜合而論,前、後半段就差在缺點的大小,而非數量,劇組雖為嘗試奇幻類型而做實驗,卻失敗了,我認為,喬治盧卡斯的【星際大戰】續傳三部曲大綱未被採用之情況還會繼續在產業發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鯨鯊的塗鴨影評

鯨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