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自己離最愛的電影更進一步,我比一般人更想多了解幕後的製作以及有關電影的學術知識,因此從高三開始便精心策劃,努力打拼學測並挑選設有電影科系的大學參加面試,

雖然差強人意沒有拍攝影片作品而慘遭淘汰,但上帝依然賦予我機會,讓我藉由選修如願學習相關課程。

 

我還記得開學第一週的星期四,上完系內必修的"文法課程",便匆忙得帶著中餐趕去試聽"影視配樂"課程,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參加旁聽的經驗,也因此抱著期待希望很有趣,

原本一直膽顫心驚怕被趕出來,但老師竟然歡迎我能旁聽,真是感恩仁慈的老師,他是好萊塢錄音室的主管,再德州長大的華人,而且相當幽默風趣,讓我開始期待禮拜一旁聽的“電影市場學”,

直到禮拜一當天,原本我還在猶豫是要去旁聽"電影市場學"還是"電影導論",但上完系內選修課時去了離原本位置較近的"電影市場學"教室,才發現他們已經下課,於是趕緊前往"電影導論",

幸好他們還沒下課,我才有辦法旁聽,簡單說這堂課老師會放幾部充滿藝術氣息的黑白默劇...可以提升自己的文化素養,隔天禮拜二整個早上班導的課(其中2堂因為上學迷路而沒上到,被記曠課,

沒想到今天竟然有點名!> <),以及下午2堂外國老師Hall的課結束後,就去旁聽“導演學”,這是所有旁聽課中最另我感興趣且期待的一堂,對於嚮往金獎導演的我來說,簡直就是一場朝聖之旅!

一進入教室,便看到老師正在播放一部叫“空屋情人”的韓國片,得到威尼斯影展的銀獅獎,實屬奇蹟,導演高明之處就在男女主角間完全沒對話,活像個啞巴,但其實能開口,

男主角是個家庭富裕的人,但卻到處闖空門,只為了一圖家庭的溫馨感,所以行竊從容不迫,還會和遭闖空門的那戶人家的相片到處合照,有次進到一戶人家,遇到女主角,同樣沒有家的關愛,

被丈夫家暴的她於是和男主角聯手掙脫她老公的魔掌,令我體悟到此片的藝術性便在於他把女主角的照片拿熨斗燙平,隱喻的是要撫平她的傷痛...

下課後我還向老師問了很多有關片場機制的問題並得到答案,台灣人想拍片就必須向文化局申請國片拍攝補助金,而國外則是由監製提供,

通常所謂的"獨立製片"大多只在美術館小規模放映(如蔡明亮的郊遊),雖然他們各有各的管道,可是安排戲院勢必比福斯、派拉蒙之類的大片商生產的商業片來的困難,

因為電影是個非常商業性的包裝。而我也知道他並不欣賞雷利史考特的風格,喜愛獨立製片,放學準備回家時碰巧在公車看到他和我應英系外國老師用英文聊天,當中的話題也談論到我。

“導演學”課程中,我學到了不少有趣的知識!以下是最基本的筆記...

製片組:監製(管錢支出)、執行製片(勘景)、劇務(領便當,接送演員、搬東西)

導演組:導演、副導、編劇 技術組:藝術指導、服裝造型梳妝、道具、攝影、燈光

Ps:打版的目的是要與錄音同步對時,另外不是整個劇組都知道拍攝資金的多寡,如果有意想當導演的不應該等機會,而是自己先主動寫腳本想辦法讓片商買版權。

 

開學第二週的禮拜一旁聽完“電影市場學”後,便去試聽“劇本創作”,順便請老師幫忙簽名,才可以進行人工選課,其實“導演學”也可加選但因為衝堂只好旁聽,只剩 “劇本創作”可供我選修…

第一次上劇本創作課讓我有個疑問,老師說一個劇本是除了要有劇情轉折外,還必須要花很大篇幅解釋該角色為何有如此動機造成劇情的轉折(像是角色的身家背景及人生不平等的對待和逆境遭遇都是)

問題就在這種東西很容易可以在小說找到適當的時機穿插或呈現,那電影的劇本呢?大多數幾乎都是交代重大情節或事件,既然如此又該從甚麼橋段找到適當的時機交代這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呢?

我下課問了老師,他希望我養成查資料的習慣,要我去電影網站問問... 我立刻想到全台第一家首開先例擁有中文預告片與全美票房公開的"觸電網",但怎麼找都找不到OAQ

所以希望觸電網站長蔣孟宏能替我解答我的心中之惑,但得到的答案我不太能理解,直到我在學期末寫劇本作業時,才能體會到真正的答案。

有次旁聽“導演學”時,老師又給我們看了一部片,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集結國際8位名導拍的電影,叫“被遺忘的天使”,主要是關懷落後國家兒童的題材,

當中的8位導演我只認得雷利史考特和吳宇森,這部片相當黑暗,提到巴西人為了求生存,不得已只好偷東西來賣,作了這些不法的事後就算人性有了汙點,他的本性還是像小孩一樣想玩旋轉木馬,

相當童心未泯,互相對比,不過我很好奇集結8位名導是如何拍這部戲的,是是每個人只負責一部分,拍個十幾分鐘,還是8個人合拍一整部,大家一起集思廣益互相合作給意見,

因為不懂所以問老師,他竟然生氣,覺得我太在意這些支微末結的小事,而不在意最重要的本片內涵,只是說那些影像隱喻的內涵我八成都看的懂,不成問題,只是不懂上述我提的這個問題,

他也沒給個明確的解答…

有次劇本創作課老師給我們看了一部騎士勞斯基拍的“白色情謎”,這是他晚期(死前2)的作品,不算沉所以我就看完了,當男主角對朋友說:“你看我老婆要睡覺了!”窗戶上的燈熄了後,

接著又發了光,竟然出現他老婆與其他不知名男人上床的影子,頓時全班哄堂大笑,我只能說他真是太悲哀了,為了求證,他打電話給他老婆,他老婆竟然接起電話時都沒說話,只聽到她上床的X叫,

這下全班笑更大聲更持久了,但也因為叫太久了,我聽後來都煩死了,覺得有點吵(這不表示它難看唷!XD)

 

一直以來,我都希望自己能從老師身上學到各種知識,但也因為相處越久而了解到這個人的本性,我有認識幾位朋友是寫影評的,其中有一位我和他比較熟,並了解他和我的"劇本創作"老師審美觀相近,

都很喜歡蔡明亮,於是向老師提到這位朋友,卻換來一陣大發雷霆,直到有天在福利社看完福爾摩斯2就用了學校電腦補打一下影評,打到一半碰巧看到我們"劇本創作"老師,就被他請到他的辦公室,

給我看了他寫的30頁蔡明亮影評論文,相當令人驚艷,發現他和許多網路影評人寫的內容相差很大,根本不像心得,引經據典搞得倒是像個教科書,據說推薦寄去台南藝術大學就可以讓他升格成教授,

而他也為曾經激動批評我朋友的事向我道歉,還希望我不要放在心上,也希望我朋友能原諒他... 並對我說:"你那朋友不是不好,只是他沒有學術的知識可能不能理解我寫的東西,因為太激動才會生氣,

沒有看不起他的意思",於是借給我幾本有關編劇技巧的教學書,還好心的告訴我學期末再還也可以,希望我能好好運用,他滔滔不絕講到我的憲法通識都快下課了才讓我走,

幸好我有在下課前十幾分鐘趕到教室並用學生證刷卡,不然我就被記曠課了!XD

下課後和同學一起搭公車回家,恰巧又在公車上遇到"劇本創作"老師,我們幾個就一起聊了些應英系的話題,直到我公車到站為止,我有種感覺:我好像和同學更熟了也和老師之間的關係改善了!^^(這只是錯覺)

從放榜以來已經半年沒功課,但現在開始就沒有好日子過了,雖然繪本功課和人文課的"人性冷漠"報告都被我完成,但編劇課要交一本劇本作業才是最頭痛的,接下來可能沒有好日子了!T_T

於是想到老師告訴我們租些探討人性的影展冷門片有助於塑造角色的性格,所以去了一趟租片行想租榮獲威尼斯影帝的"性愛成癮的男人" ,但店員告訴我他們沒進這些片,

因此決定去PPS看了"心靈鐵窗",不然我的劇本應該很難動工…

有次劇本課老師給我們看“春去春又來”,一部小沙彌自甘墮落的故事,老師問說為何不把入獄的橋段演出來,這樣可以鉅細靡遺把細節告訴觀眾,於是刻意點了我起來回答這2個問題,

我回答因為一方面想製造驚喜,另一方面則是將重要的呈現表達,不重要的、與主線無關的就刪減剔除,我原本以為老師會不耐煩的我不對(因為有次他要我回答燈光的強弱,我答錯他就是這個反應)

沒想到這次他稱讚我答的好,說連我這個非本科系的學生思路都還比較清晰,很聰明,聽了老師的鼓勵,讓我更加決心要把劇本寫到完美,

縱使老師說以往全班有三分之二的學生會被當(而寒假拿到成績單時證明我以85分通過不用被當),我也不想辜負老師對我的期望,一再檢查格式是否有問題後,

我就將劇本寄給他以及其他二十幾個人,努力細想一切的點點滴滴,

想到他除了借我劇本教學書外,還借了我"大快人心"DVD讓我觀摩,甚至用"英文"回我E-mail (挺鮮的,也有點詭異),指導我該如何修改劇本,讓我有種錯覺,以為自己是被重視的得意門生,

於是隔天我上課結束打算跟他說聲謝謝,結果竟然讓整著狀況急轉直下T-T,他以為我又要扯我朋友的事,於是開始發神經,氣憤的說他不想接近我,也不想再教我任何東西,

就把我趕走了(!我什麼都還沒說他就把我推走耶!:P),整個心情降到了谷底,我現才發覺,原來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廂情願的以為自己是被看重的。

算了,與其浪費時間在不在乎我、不願意教我的人身上,還不如把心思拿來拜其他影評人為師,因為性格差距太大,他喜歡孤僻的生活,我喜歡跟別人分享生活,本來就風馬牛不相及,

而且最讓我無法理解的是,我傳E-mail 請教他課業問題,而不是閒聊,我問他劇本是否改完還會發回來,還給我已讀不回!這是一個非常沒禮貌、極度不尊重的行為,

任何人做都是(這得要靠友情決定是否原諒),因此我在盛怒中以牙還牙,將他的學期教學評量刻意打很低(其他老師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他也得到自己的報應,

雖然沒被解聘,但至少他的劇本課程已被停開,他開的另一門"導演學"開放100名學生,選的人只有一半,讓我鐵了心從今以後與他不相往來。

再來就是同學,我已經忍耐某同學得行為許久,想說看在不想傷和氣的情況下,包容他"重大"的缺點,比如說:賞巴掌、亂拿我的東西(如鉛筆和水壺)打人、用LINE傳髒話給我、莫名其妙巴我頭,

而且我第一次寫劇本,他就把我的作品說得一文不值,套ㄧ句我FB好友說的:"第一次寫劇本不用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只有百年一見的電影奇才第一次寫劇本就獲好評 ",寫劇本本來就要多練習,

才能磨出曠世經典啊!批評別人總是很強,但實際上當自己成為創作者時,才能體會要寫出好作品真的不容易,要顧慮的事情真的太多,要是他真得這麼毒舌,就給我第一次做出讓人心服口服的佳作!

曾經聽我另外一個同學說,他的頭充滿臭味,而且只要學校電腦ㄧ當機就摔鍵盤(難怪我用學校的電腦都掛掉,怎麼沒被告破壞公物啊?= = ),他自認為文法很強,但實際上也被班導念了一輪,

今天有同學給我看他的動態,說甚麼身為應英系連現在式、過去式和未來式都傻傻分不清楚,但我高職時英文老師大多都在自習,會上課的機會根本不多,再者我是讀高職,就算有上英文,

交的範圍必定就比高中少很多啊,我肯學就不錯了,還把我罵到狗血淋頭,甚至連別的同學也被拖進去被罵廢物!不想想我身為高職生,面試還可以正取第10名,而他是備取第1在囂張甚麼?

這種朋友不交也罷,我也採取封鎖他的行動,大不了再找一個新朋友。

 

歷經這些風雨過後,我又重回學校上課,便面臨一連串的怪事,年底有個星期一早上進了學校要上繪本課,走到教室前才發現老師停課都沒事先通知,想說去旁聽好久沒上的“電影市場學”或“電影導論”,

才發現紀錄教室地點的記事本放在家中,都要回家找了,還不如搭車回家寫“迴路殺手”的影評,中午在家吃飽飯,搭車去上“劇本創作”課,走到教室前,卻發現一位莫名的老師在講課,

還講的很開心,黑板寫著人力資源管理,心想莫非又停課了,其實只是上一堂老師講太久,但我們的劇本老師都遲遲沒出現,直到超過半小時都快下課了才來,結果才說劇本延遲一週交,

害的我背了 厚厚一疊的40頁劇本,簡直是帶爽的,完全派不上用場…

年底有次"繪本賞析"下課後就接著旁聽好久沒去旁聽的“電影市場學”,多少有些懷念,畢竟前陣子為了趕劇本與期中報告搞得焦頭爛額,完全空不出時間旁聽,甚至連寫影評的機會都沒有,

旁聽完後在福利社邊吃中餐邊看電視播的“黑暗騎士:黎明昇起”,下午劇本課一交出劇本就累到只想回家趕報告(或者怠惰XD),相當充實忙碌的日子,看來年紀大了()就沒衝勁了呀,

讓我開始考慮下學期是否該選輕鬆的通識平衡一下?

縱使學習新知讓我樂在其中,但這學期的劇本課依舊殺死我不少腦細胞,在加上下學期的電影課程開的較少,足足少了5!因此下學期選了些壓力小一點的營養學分,不過我還以為是要到寒假才要選課呢!

年底選課也未免太快了吧!第一次當大學生總是覺得事情總是來的太突然…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轉眼間已經學期末,學期最後一週的星期一去上劇本課時,一進教室卻發現班上空無一人,等了一整節課也只有不到5人在教室,也不見老師(奇怪老師說這星期要上課的啊…)

結果有人才進班宣布不用上課,說想看期末展覽的可以上樓去看,於是為了蓋到學習護照而上樓,竟然意外發現自己的劇本作品也擺在期末展裡,老師也用紅筆眉批說“劇本不錯”,

還貼了一張標籤印著“學生聯展競賽作品”,我真的沒想到自己可以走到這一步,第一次寫劇本就得到這樣的迴響,

甚至得到寶米數位行銷的關注想看我的劇本(曾投資拍攝"寶米恰恰""阿嬤的夢中情人,一切都多虧各位影評朋友的助力,有些認真的還傳給我60行的建議呢!),真的是太感謝大家這麼看得起我啦!^^

在我寫劇本時,有好幾天是過著寫到半夜12點的生活,創作時心裡五味雜陳,寫作的當下是樂在其中,但遇到人物的內心掙扎時,我就會隨角色的情緒起伏,跟著他們悲傷,像是深入其境看場電影般,

不過說真的這比小說還更難寫,因為小說能隨心所欲想到就寫,但劇本注重的昰當下的時間性,是必須每個陳述都必須被攝影機拍下的,所以像「今天他因為福利社人太多而不吃午餐」這種寫法就不行,

也因此如果劇本寫的好,小說肯定沒問題,因為比小說困難的劇本都被征服了,有何不可呢?

這部劇本作品是我的處女作,原本我想嘗試寫科幻故事的,但經過深思熟慮後打消念頭,因為如果第一次就撰寫科幻類型,會冒相當大的風險,因為科幻電影中我們常看到的是動作、事件描寫比劇情片多

而且大多數角色都會性格平板單調,所以決定調整方向,先寫劇情類,把人物的個性及內心戲處理好,把角色塑造當作練習,下一部作品再來寫科幻的也不遲。我耗費2年構思劇本都還得實際寫上20天,

打從高二就開始擬定劇情大綱,大家都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如果我的人生也是一部劇本作品,那麼我的人生是最光明的一部了,因為就算我的人生遭受崎嶇,會經歷失敗,

卻還是會有支持我的人化身為人生導師,激勵我的心靈,讓我有前進的動力,但反觀這個故事就不一樣了,沒有往上前進,只會有人落井下石,將主角推入萬丈深淵。

上完一學期劇本課讓我收獲許多,藉由寫劇本讓我發現一項有趣的事,就是寫劇情類時,創作的當下會覺得受限許多,但實際如果拍成電影的話,創意理念卻比較容易發揮。反觀,寫科幻類型時,

創作的當下可以天馬行空想出新穎的題材,但實際如果拍成電影的話,創意理念卻不容易發揮,因為畢竟科幻片的拍攝資金遠比劇情片多太多,而且那麼大筆的天文數字當成本都是電影公司投資,

所以劇本就會被許多工作人員(:導演、製片)干涉修改,原創性就會降低,現今的科幻片大多都是以商業娛樂作導向,所以大多數都是導演有個簡單的想法,然後請「受雇編劇」延長劇情,完成寫作,

這樣原創的思維就會降得更低了。

學期最後一天考完文法期末"補考"後,我很難得可以和喬綸兄吃飯(11點吃中餐未免太早,與早餐只隔2小時XD),肚子因為不夠裝雙主餐所以點便宜鐵板麵,我們一起聊了很久,

還發現有位資傳系的同學和他曾經是同學,那位資傳系的同學常常看到我旁聽還以為我是資傳系的學生咧XD,甚至了解到在他人的心中是怎麼看待我的劇本老師,才發現原來我對他看法相當正確。

放寒假時我也不忘充實自己,考完期末考回家剛好經過租片行,電視上沒看完的“龍紋身女孩”是一定要租,“永生樹”要60(獲得坎城影展金棕櫚獎)

因為錢不夠所以租40元的“黑色星期五”(咦?怎麼這次租的都是限制級片啊XD),而我也在寒假這段空檔訓練自己,一天看3部電影、寫4篇影評,其中永生樹和看見台灣就是在春節看的。

就在寒假某一天,失聯以久的國中同學(如今就讀海洋大學)和我約在麥當勞重逢,也希望我能傳授他寫劇本的技巧,而我也欣然接受,這也讓我提升了成就感,但如今我已感到疲累,因此暫時轉換跑道,

花了3500元購買手繪板,就是希望別忘記當時對畫圖的初衷,並把手感重新練回來,今天是開學第一天,我也沒打算選修電影課程,也許會騰出許多空閒畫圖,並進行我從國中就渴望實現的夢想,

正因為投稿這夢想讓我高中時期踏入廣設科,現在也是時候該付諸行動了。

創作者介紹

鯨鯊的塗鴨影評

鯨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